Evangelical Formosan Church of Phoenix
        認 識 真 神,生 命 轉 變
           Know God, Be transformed


               
Evangelical Formosan Church of Phoenix
          全
 All earth bows to you, All people praise Your name

Personal Testimony

個人見證


恩典座位

2006 1115日中午到台北開會,開完會去振興安養之家探訪父親,然後到小弟家探望母親。吃飽飯後坐捷運到台北火車站,要乘火車回中壢,那時約下午七點左右。有一班七點十五分的南下自強號,買票時,售票員說沒有座位,就拿出票,於是買了無座位的車票。

上了火車,第二排右邊二個座位還沒人坐,就坐上靠走道的位置上。到了板橋,旁邊坐的人及前面二個座位坐的人都被持有座位票的人換卞。到了樹林左邊二個座位坐的人也被持有座位票的人換卞,只有我坐在我原位置上到中壢下車。今年比較少坐火車,前幾年每星期五要到台北教書並探望父母親,非常奇妙,我不論乘那種等級的車,常常都會有位子坐,有幾次內人芳美跟我一起時,也享受到同樣恩典。我真要感謝上帝無微不至的愛。通常我坐車時常會利用時間看書或寫東西,那天忘了帶放大鏡,只好用想的。

日本新幹線有指定席的車廂,要有指定座位,買票時要多付一張座位票,票價大概是乘車票的一半,要確保有座位要多付代價,(台灣高鐵也相同)。那天或以往我常常並不需多花錢,突然想起這不就是福音的本質﹕全是恩典嗎?想到信上帝真好,不要花錢可以得到永生的確据(約三﹕16),可以做上帝的兒女的確据(約一﹕12)。

我確信我死後會回天家,但將來到天上,上帝是否也預留了一個座位給我呢?我確信一定有,因為這是上帝的應許。馬太福音第八章記載有一位羅馬軍隊的百夫長,請耶穌替他的僕人醫病,耶穌要親自前往,但百夫長說不必,只要耶穌說一句話,他的僕人病一定好。耶穌聽見就希奇,對跟從的人說﹕「我實在告訴你們,這麼大的信心,就是在以色列人中,我也沒有遇見過。我又告訴你們,從東從西,將有訐多人來,在天國裹與亞伯拉罕、以撒、雅各一同坐席」(馬太福音八﹕10,11﹞。啟示錄第三章二十節也記載主耶穌不斷地向世上每一個人叩門,願意與世人同坐席,只要他願意開門,便進去親密地﹕「我與他,他與我」一同坐席。甚至祂要賜得勝者一同坐寶座的確据(啟三﹕21)。朋友!

有永生的確据嗎? 有,我跟你一起高興,還沒有,請趕快信!

- 邱恆德

患難讓我成長

我的母親在懷有身孕的時候,接受洗禮,成為基督徒,而那個胎兒就是我。可是從小我就非常不喜歡去教會,記憶中也許一年只有在聖誕節時,才會到教會。而且常問母親:“為什麼要生下我,把我帶到人世間來受苦?”甚至對於聖經創世記所描述的“起初神創造天地萬物,一切看為美好,只因人類的祖先亞當夏娃不順服神,吃了分別善惡樹的果子,因而被逐出伊甸園,地也因此受了咒詛”我心想:神啊!祢也太霸道無情,這種處罰未免太重了。這就是我從小在思想上的叛逆不順服。

我雖如此,神仍很愛我揀選我。我在大學畢業到美國後,終於在Columbus, Ohio接受洗禮,也結了婚,從此過著每個禮拜天上教堂的日子。可是為了求生存有求學的壓力,有生活上的壓力,婚後還要適應另外一半原生家庭生活背景的不同,及教育小孩的觀念處理家庭經濟的不同,時有爭執。我只好學習忍耐,求神改變我的先生,我卻沒有求神改變我,所以十年二十年問題依然存在,加上十五年前母親得了癌症,在我三十五歲時過世,那時有半年時間常陷於hysterical 狀態,我突然感受到人真的很脆弱。人長期處於競爭狀態,不進則退,活得非常辛苦。人類拼命追求奮鬥,但是基本物質需求滿足了,為什麼還是不快樂?原來造物主在造人時,把“靈魂”安置在人心裡,這是人類與其他受造物不同的特質,人是有靈的,這個靈需要與創造主連結在一起,才能得到滿足。

生老病恐既是人類必經的過程,那人活著的目的是什麼?一般世人在碰到困難時,總是要卜卦算命求不可知的一面?而我已是基督徒在面對試煉苦難時要如何面對?我向神禱告求神賜我智慧與力量,在年過50,經歷了患難風雨後,才了解到,這個世界上沒有絕對的成功者,只有相對的成功者,要成為相對的成功者就是求神改變自己,讓神重新塑造,成為貴重的器皿,因為人不是為己而活也不是為短暫的今生而活 ---- 天上的奬賞與神在一起才是我們永遠的盼望。

- Nancy


全是恩典

記得在三十年前,自己完全不知道什麼是基督教。一直到上大學時,室友向我傳福音,並邀請我去團契,才開始有機會認識基督教的信仰。我家人是傳統的道教背景,而我卻是什麼都不信,所以那時只要有人向我傳福音,我還會幽默的說,我是信“睡覺”。現在回想起來,只覺得自己當時很幼稚。幸好我的室友非常有耐心,並且她自己也作了很好的見證,不斷的讓我有機會接觸基督教。一直到畢業前,那時剛好有機會參加在學校裏面的教會所舉行的佈道會。在那次的佈道會裏,神動工將我頑固的心熔化,使害羞的我能夠勇敢的舉起手來,接受耶穌基督並受洗。受洗後,神開始一步一步引導我前面一個嶄新的人生。

 大學畢業後,我回到家鄉大甲。相信從台灣來的人,都應該知道大甲的居民非常迷信拜媽祖。拜媽祖是傳統的道教,每年全鎮都會一起慶祝,帶著媽祖出巡,而且外縣市的人,也會跟著來湊熱鬧。那時對聖經都還不瞭解的我,處在這種拜偶像的環境,還要面對父母對基督教的反對,實在是非常的痛苦。神卻安排在我上班的地方,旁邊就坐著一位愛主的基督徒同事。當時鎮上基督徒的人數,相信不會超過30個人。可想而知,神這樣的安排,對我而言是如此奇妙,也保守了我這剛信主的幼苗能夠繼續的成長。當時要我傳福音給我的親人,那可是困難重重。先要克服父母對基督教的反對,然後才能有機會傳。神再一次奇妙的使我父母從反對到對我信仰的接納,不過還是沒能接受福音。後來自己出國,使得這福音的夢想有一點中斷。可是神沒有放棄,繼續在我心中做感動,讓我利用短暫回台探親的機會向親人傳福音,並且持續為他們禱告。終於我弟妹在我禱告19年後受了洗,而我的母親在禱告第20年時,也受洗相信耶穌。這對我而言,實在是非常興奮的事,因此我更不會氣餒,要繼續為我剩下的親人信主禱告。今年三月我回去台灣大甲探親,發現當地百姓對馬祖的迷信,如今更因與文化、政治的聯結而更加猖狂。從電視的畫面上看到那迷信拜偶像的大場面,真是另人擔憂。但可喜的是聽說鎮上,這些年來也先後成立了67間基督教教會,雖然基督徒人口的比例還是很少,每間教會的規模都不算大,我相信神仍然掌權,只是祂的時候未到。

來美兩年後,神奇妙的帶領培德信主。之後有人問我,是否願意開放家庭成為團契聚會的地方?我說考慮、考慮,實在是因為當時孩子很小,又是三個男孩比較調皮。但後來培德與我禱告後,願意試試看,就把家庭開放成固定團契聚會的地方。雖然這樣使我們非常的忙碌,但也因為這樣的服事,使我們經歷許多神特別的恩典,更因此養成我們一個正確服事神的態度及依靠神的信心。就如哥林多後書 4:7    我們有這寶貝放在瓦器裏,要顯明這莫大的能力是出於神,不是出於我們。。從那時學習凡事先不是看環境,也不是看看自己忙不忙,方便不方便,而是先問神要不要我們做。只要是神的旨意,我們就不再擔心,願意順服。當我們願意順服,就能經歷神帶領的奇妙,靠神成就很多當時我們認為不可能做得到的事。

在幾年前有人曾問培德和我,是否願意成為全職服事神的人?在這之前,我們倆實在沒想過這個問題,因為覺得我們不配。後來培德在2003年有感動要出來全職服事祂,可是我們的心裡仍是很懷疑地一直問神,你真的要用我們兩個這麼不完全的人嗎?之後,神繼續的感動我,使我心裏對全職間服事祂越來越有負擔。那時我心裡已經默默向神說我願意出來全職服事,也請神來感動培德能夠走出來。後來神帶領培德先進華神裝備,然後繼續加強我們的信心。在三年前,神以一個很大的恩典加在我的身上,就是在沒有任何疼痛的現象,突然有一個感動,要在回台灣短宣的時候,順便做健康檢查。沒想到檢查時醫生告訴我說我的膽上面長個東西,很可能是腫瘤。由於當天正是我的生日,醫生還對我開玩笑說,這是一個很大的生日禮物,那時真是哭笑不得。後來回想起來,這正是神藉著醫生的口告訴我,乃是要我知道,是神所特別給我的生日禮物。後來我回美國複檢,剛開始美國醫生認為應該不可能是腫瘤,因為機率是幾萬分之一。可是三個月後的複診發現它已長大一倍,才決定拿掉。之後化驗,發現真的是中度膽線癌。由於沒有擴散的現象,所以不用再做化療。培德和我聽到時都愣在那兒,培德一直反覆的說,是神救了我。醫生也承認這是一個奇跡,他認為我會在沒疼痛的現象,會去做檢查,並且還是自費到台灣做檢查,他說一定有你的神保護你。回來後,培德有好幾天都對著我說,他差一點失去老婆。經歷神這樣大的恩典,我心裡實在清楚明白,這是神對我三年前對祂呼召順服的回應。祂給我現在的生命,是再給我一次機會來服事祂。雖然我知道全職間事奉主不是件容易的事,以後還是會面臨很多挑戰,但我知道神會與我同在。我身上雖然沒有“膽”,如今是靠著是“神的膽”,幫助我克服困難,使我不用懼怕,勇敢的走出去。也有很多人問我,走這條服事的路會不會害怕?我回答說,靠自己真是會害怕,甚至連一步都踏不出去,但知道是神的同在就不怕了。

神也藉著這恩典來感動培德,讓他更清楚明白神在我們身上的呼召。後來神再次藉著我老三選擇大學的過程,讓培德清楚神是要他提早出來全職服事,不是要等到他到達55歲的退休年齡才出來。所以培德就正式在2007年中向公司提出辭呈,而於年底結束了他20多年的工程師職業,開始全職的服事神。當我在寫這篇文章,我們已經全職事奉主有半年多。記得剛開始出來,有人曾對我說過,在台福教會當師母,不是容易的,因為每位師母都很能幹。當時聽到,心裡本來又要開始懷疑,自己是不是能夠勝任這樣的挑戰?但馬上神就給我一個意念,告訴我雖然我不是像其他師母那麼能幹,但是我們背後的神卻是同一個神。所以我不需要害怕,因我的軟弱,更需要仰望神,也正是彰顯神的榮耀的一個好機會。最後用這段經文與弟兄姊妹彼此勉勵,帖撒羅尼迦後書 1:11 願我們的 神看你們配得過所蒙的召,又用大能成就你們一切所羨慕的良善和一切因信心所做的工夫;叫我們主耶穌的名在你們身上得榮耀,你們也在祂身上得榮耀,都照著我們的 神並主耶穌基督的恩。”

- 易香蘭


靠主剛強得勝

我原出生在台灣的一個基督教家庭﹐因我媽媽及外婆都是信主的基督徒。當時我在孩童時期就被診斷為兒童自閉症﹐那是一種心理的癌症無法完全治癒﹐連我家人﹑甚至街坊鄰里都認為我該被送往教養院。我媽媽毅然放棄她的工作﹐全心全力投入對我一對一個別教導。然而我這一路走來格外艱辛,多蒙主的恩手覆庇我和我全家﹐方能在主的愛中繼續成長。二十二年前我通過大學聯考﹐成為台灣第一位自閉症患者考進大學﹐為全台灣所有自閉症患者點燃了一絲希望。我在大學生活五年以來有許許多多的改變非靠我個人的力量﹐乃是靠萬軍之耶和華的靈方能成事(亞46)。諸如我的聲調﹑學習方式﹑與團契弟兄姊妹們之間的互動等等﹐每年的寒暑假我都參加及走訪校園福音團契所舉辦的營會如大專靈修班或是全國大專福音營﹐一方面藉著查考研讀聖經豐富屬靈經驗﹐另一方面我從台灣全省各大專院校團契的弟兄姊妹們身上學習關心他們﹐並進而為他們代禱。在我大學快要畢業之前﹐我還申請並獲得東海大學校友團契的獎學金﹐雖然只有八千元台幣﹐但是在我大學生涯中唯一的一次。這些都是  神格外豐盛的恩典為我預備﹐以便為主作美好的見證﹐榮耀歸主名。

我父母認為美國的特殊教育比台灣先進﹐而且顧及全方位的需要﹐我只有遵守父母的命令及順服  神的帶領﹐毅然離開台灣前往美國修習電腦基礎專業課程並進而接受一些特殊教育包括一對一的輔導﹑語言治療﹑心理治療﹑職能就業輔導等等﹐歷經八年的跌倒再爬起來的學習﹐於2004年八月取得電腦碩士學位,在在種種的都是出於  神的恩典。然而  神藉著許多經文持續地管教我﹐使我能在包容﹑接納﹑和睦﹑忍耐﹑愛心﹑信心﹑服事等各方面不斷地操練學習﹐並進一步活在主的愛中。那段經文足以影響我最深的﹐乃是在提摩太前書412-16節中所說的︰「不可叫人小看你年輕﹐總要在言語﹑行為﹑愛心﹑信心﹑清潔上﹐都作信徒的榜樣。你要以宣讀﹑勸勉﹑教導為念﹐直等到我來。你不要輕忽所得的恩賜﹐就是從前藉著豫言﹐在眾長老按手的時候﹐賜給你的。這些事你要殷勤去作﹐並要在此專心﹐使眾人看出你的長進來。你要謹慎自己和自己的教訓﹐要在這些事上恆心﹐因為這樣行﹐又能救自己﹐又能救聽你的人。」

1997年我開始學習參與教會的服事工作包括招待﹑清潔等等。之前我和家人曾到過中國大陸旅行﹐我看到一位藝術家用許人的名字作詩﹐我深受啟發﹐過了幾年以後﹐我就開始牛刀小試一番為一些教會的弟兄姊妹們用他們的姓名作詩﹐這也是我即將投入文字事奉的試金石。我也看過一些屬靈書籍包括王國顯﹑劉傳章﹑陳終道牧師等著作﹐這些屬靈前輩的見證信息影響我如此深遠﹐對於我未來從事文字事奉提供絕佳條件。我自己本身因先天語言障礙受到一些限制﹐用口傳福音就困難重重。然而   神已為我另外開道路﹐那我就藉著聖靈的感動呼求利用文字向他們傳福音﹐畢竟文字是不受時空﹑文化﹑背景等等所限制。兩年前的暑假我第一次參加霍比短宣隊,接觸了一些印弟安人,其膚色與東方人沒有太多的分別,當然也接觸當地的兒童及青少年。我在短宣隊期間見到有一個兒童患有自閉症﹐就試著學習怎樣幫助他。我先後在自閉症健行活動﹑或是會議上參與並擔任義工工作,可見自閉症的孩童在未來的教育﹑就業﹑交友﹑婚姻﹑及理財各方面都比常人困難千百倍,在社會地位上總是遭到排擠。因此我已意識到台灣﹑中國﹑甚至全世界華人社區自閉症福音工場需要如此迫切,唯有「我靠著那加給我力量的,凡是都能作」(腓413),了解他們心靈物質各方面的需要。

合而為一的事奉是以愛心﹑信心﹑忍耐﹑包容﹑憐憫﹑接納﹑和睦﹑喜樂﹑禱告﹑關懷及勸慰為基礎,是基督徒生活與事奉裡不可缺少的要素。羅馬書1417-19節中所說的︰「因為   神的國,不在乎吃喝,只在乎公義﹑和平,並聖靈中的喜樂。在這幾樣上服事基督的,就為   神所喜悅,又為人所稱許。所以們務要追求和睦的事,與彼此建立德行的事。」我仍要學習等候  神必從新得力,如鷹展翅上騰,奔跑卻不困倦,行走卻不疲乏(賽4031),我雖然在畢業後將近四年仍找不到工作﹐但以賽亞書353-10節卻給我極大的安慰及鼓勵包括找工作﹑交友﹑及即將投入的文字事奉等等,同樣對大家有正面的激勵的作用。我終深信   神的恩典是夠我用的,並且享有靠主剛強得勝的果實。

- 倪有倫


受洗見證

從第一次來鳳城台福教會至今已有七年的時間,這些年來的經歷與改變對我和家人來說都是前所未料,但我想這對神來說一點也不稀奇,因為這正是祂要在我們身上施行神蹟奇事的完美計畫.在來美之前,我對基督教很陌生,或者說是很難接受,我大學時期的韓國室友是個虔誠的基督徒,每每吃飯都看祂禱告感謝神, 要考試的時候也不停止聚會,我心想她為什麼不花時間好好唸書,卻跑去求神幫助?有時她跟我談到神的種種,我就跟她分析辯解,希望她早日省悟,不要去相信那些看不見又不實際的東西,因為她是外籍生,中文不太輪轉,當然是辯不過我,最後她總是以一句: 國儀,我為妳禱告作為我們對話的結束,既然她都這麼說了,我也就只好放棄拯救她的迷信.

來到美國之後身邊多了些基督徒,但我仍是習慣性的參加佛教團體,在奧斯汀唸書的時候常去參加活動,也跟室友邀請佛學社的朋友到家裡聚餐,我一直有一個觀念,就是認為所有的人都是相互聯繫的,個人就像一棵大樹上的枝子,本是同根生,我也很容易就融入各種宗教慈善團體.2004年我又再度回到鳳凰城,許東洲牧師和師母新接到任,師母擔任慕道班的教導,我就一直跟在師母身邊學習, 有一次牧師師母請我吃飯,我就跟他們表明不受洗的原因,我說因為我想幫助所有的人,不想受限於基督徒,但是我很尊敬他們的福音事業,牧師師母很客氣,並沒有跟我分說或試圖改變我的想法,在這幾年當中,我對許師母謙虛溫婉的風範非常景仰,一直覺得她“道行”很深,她不但沒有因為我未受洗而對我另眼相待,反而讓我參與各樣事工,我也就很自然地習得聖經的教導和禱告的習慣,當我遇到苦難的時候,更能尋求神的幫助與力量,這幾年中不段經歷神的恩典與大能,但當時我仍不了解如何將我的諮商專業跟信仰結合,總是希望自己能以中立又超然的態度來對待眾人.

去年暑假我修了一們婚姻諮商的課,教學的老師是一位在學術和諮商專業都受人敬重的長者,當同學稱讚佩服他在課堂中諮商夫妻的示範,他立刻將榮耀歸與神,並回答說: 這都是上帝給我的恩賜,他在課堂中表示他從未隱藏他的宗教信仰,而且他在與每一個個案會談之前都先禱告,求神把他當成器皿來使用,我聽了他的話大為感動,深深感到神是何等恩待我,我知道我是不可能靠自己的聰明才智進入這個領域,更不可能靠自己的力量諮商別人,因為我年紀輕,大部分的個案都有比我豐富的人生經歷和見識,在學習階段,我的語言和諮商技巧也不純熟,但是神竟看我為寶貴,把我放在這麼重要的位置,希望藉由我成為別人的安慰和祝福,我了解到神自始至今都在引領預備,祂更是那厚賜恩典和恩賜的神,現在我不但在諮商前為我的個案祝禱,更在諮商的過程中呼求神的幫助,請祂恩膏我的口,說出合神心意和撫慰心靈的話語.最近讀了趙鏞基牧師的著作,我就是這樣服事,才明瞭儘管有好口才和絕佳的人際關係,若沒有聖靈的恩膏,也無法鬆開人身上的重軛與綑綁,感謝聖靈給我這樣的看見和體悟.

去年十一月是台福教會的週年慶,有三位弟兄姊妹準備要受洗,總覺得我的時候未到,以前在書上看到一個婚姻諮商專家的分享,她說她諮商過很多對夫妻,通常若夫妻共同信仰一位神,他們的關係比較好.這是很容易理解的,因為人與人之間總有意見不合的時候,但若他們有一個共同的依指,就容易合一,雖然我學諮商,但是總不可能成為自己的諮商師,所以我暗自忖度,想等到我結婚之後,跟著我未來的丈夫信仰同一位神.週年慶的主日早晨,我晨禱的時候被聖靈光照, 發現我原先的想法是錯的,我竟把未來的丈夫放在比神更重要的位置上,甚至我還不知道那位仁兄身在何處,好像是神在問我:你有沒有把我放在你生命中最重要的位置上?我趕緊向神認罪,是的,我要尊主為大.在我受洗之後所遇到的大小試練與試探,神也彷彿在問相同的問題,你有把我放在第一位,專心倚靠仰望我嗎?

我受洗的的決定雖然倉卒,但是神早已瞭若指掌,許師母在會後跟我說,那天早上她有感動要多買一束花,就像神已經對她顯明,今日還有一位迷途羔羊要歸回主的名下.我感謝讚美主的奇妙與大能,祂是我們的好牧人,祂認得我們,並且為我們捨命.願我們永遠住在主的殿中,瞻仰祂的榮美.

- 國儀